2015年4月22日 星期三

2015-04-21

人要學會勇敢,
必然經過一番掙扎。

內心的,
外界的,
周遭的質疑,
自身的徬徨,
複雜交錯。

害怕而不敢向前,
擔心後只想逃避。

這說明自己還不夠堅定。

。。。。。。。。。。。。。。。。。

2014年3月7日 星期五

電影《一路有你》

終於將ASTRO本地圈的HITO電影《一路有你》看完了。。。
剛剛從戲院回家。

朋友與同事們都說《一路有你》好看,
唯我卻覺得自己似乎比較喜歡《天天好天》。。。

《一路有你》這部戲裏有Bee (美蓉),她是女主角,名字卻讓我想起“Toh Soon Bee”。有Fatimah (花蒂瑪),她是馬來人,兩次兩次都只想當“喵”,不當蛇。還有“瘦皮猴”口中說的“阿林”。偏偏這“阿林”被“瘦皮猴”詑傳説他已經得了乳癌死了。

我和《一路有你》這部戲也算有一點點緣份,因爲演員裏有Bee,有喵,有阿林。都是我認識的人吔!。。。阿林還是同鄉,同樣姓林

看完以後,
笑着離開戲院,匆匆趕路回家。

不知怎麼的,
內心在轉眼之間彷彿泛起淡淡的一絲憂傷。。。

華人文化看似默守成規,盡是繁文縟節,
嚴森的禮教約束卻深深的刻畫出一點一滴的感情色彩。
豐富了生活,更拉近了至親之間的距離。

我從小就離開家園,獨自生活。

想想離家多年唯一的遺憾,
就是不能和至親長久相處,相互扶持,噓寒問暖。

老姐最近也變得頗多傷感,
不停想家,
想家。

所以,請各位要珍惜身邊至親的家人。
此刻,能與家人生活在一起,
至少你們現在比我和老姐幸福。

。。。。。。。。。。。。。。。。。。。。。。。。。

2014年1月5日 星期日

煲劇

前些日子整理雜物,找到了很多年前的韓劇《大長今》。
煲了好些日劇和動畫,我想也是時候換換口味。

以前電視播出的時候已經看過一遍,這一次時隔多年再翻看,感覺還是很新鮮。劇中的演員到底變得怎麼樣了。。。可能有一點變老了吧?


我發現韓國女演員的嘴形在劇中喜歡呼氣,眼睛瞪得老大,當然這只發生在配角身上,主角們多數是美美的,一副整個淑女的樣子。然後劇中娘娘們梳戴的圓形頭套讓整個人看起來確實有老一些。不過,那是古時候的穿戴文化,看久了也就不稀奇。我這樣說也許你覺得有點大驚小怪,不過年輕的宮女一旦被皇上寵信,突然麻雀飛上枝頭變鳳凰。年紀輕輕就成了娘娘,身份轉變的象徵,雖然外貌變得有點老,卻也是值得的。

選擇性的看了一集一集的劇情,不過印象最深刻的是御膳房宮女的選拔,最高尚宮的選拔,醫女的選拔。

人生就是靠比賽換得轉機,
至少大長今是這樣。

機會可以是別人給你的,
但也可以是你自己創造的。

。。。。。。。。。。。。。。。。。。。。。。。


2014年1月2日 星期四

檳城——壁畫之行

阿進說要前來檳城的城牆去找貓咪,大大小小的貓咪。





















我突然發覺,
比起狗兒,阿進似乎喜歡貓咪多一些。





不知道何時開始,不少喬治市的老舊店屋巷子城牆突然被畫上各式塗鴉,這些塗鴉看上去還十分文雅,一點也不像是街頭頑童的層次那種。其中最著名的壁畫,要屬「姐弟共騎」。不知道誰誰誰從哪裏弄來一輛腳車直接把它鑲在牆壁上,在街頭轉角處。經過那裡的時候,不論日夜,你都可以發現遊客停留下來拍照的蹤影。。。

熱心的鄉親父老們更為壁畫製作了不少壁畫周邊商品,如 T-Shirt,鎖匙圈,記事本,明信片。。。讓各位有心人士選購。

當然「姐弟共騎」壁畫也不是一朝一夕突然成名的,它也充份經過歲月的洗禮和執法者的寬容才得以保存下來。

所以,不管是檳州子民也好,或是外籍遊客也好,
只要一天壁畫還在,精神永在。

檳州壁畫的命運比柔佛州壁畫要好上千萬倍。

不同的政治背景下,壁畫立刻變成破壞市容的元兇,變成沒有旅遊價值的低下層惡作劇塗鴉。

鬧得沸沸揚揚的那一幅「轉角遇見匪」的樂高式壁畫,被柔佛州市政局的執法人員連夜清除。有心人士想維護也無能為力,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它」消失,浪費了藝術家創作者的當時所付出的時間與心血。原本柔佛州那裡就有一座樂高城,相輔相應的效果下,也許還能創造出樂高加壁畫的熱潮。偏偏那些執法人員卻選擇了「毀滅」這一條路,說「它」破壞市容,說「它」諷刺社會現像。



 
。。。。。。。。。。。。。。。。。。。。。。。。

我在想,這世界上有哪裡是沒有劫匪存在的國度?就算表面上沒有,也有許多執政者假借着增加稅務「明搶」國民的血汗錢來掩飾自己管理不當的事實。













這是什麼道理?

這一回,人民可真是——

「轉角遇見匪,公家無暇理」
「公然遇見匪,啞子吃黃蓮」。
  
。。。。。。。。。。。。。。。。。。。。。。。

P/S: 

編者按:

作者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已經盡量控制到不對號入座,偏偏就是有不明人士前來鬧場,惡意留言。個人覺得這一位不明人士這樣的留言嚴重涉及對作者的人身攻擊和冒犯了作者本身的網路言論自由,故此已經將該留言刪除。

沒想到幾天後,
又有一位不明人士以相同的署名前來鬧場,說要對我提告。

蛤?
這一回不就是"不打自招","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最好寫照嗎?

不管怎樣,為了自保,
我覺得我還是不要招惹這些人,文章已經做出修改。
有些事,你知我知大家知,
各位都心知肚明就已經很足夠。

。。。。。。。。。。。。。。。。。。。。。。。

2014年1月1日 星期三

2014 (扼您一世)

2014年,
在沉靜中悄然來臨。

沒有在時鐘敲響的時候倒數慶生,
沒有花燭浪漫夜,更沒有花花酒肉世界。

我的心竟是如此平靜。

。。。。。。。。。。。。。。。。。。。。。。。。

離開公司以前,
小小同事們連聲祝賀“新年快樂”或“快樂2014年”。

我想這日子每天都過,還不是老樣子。
沒什麽快不快樂的。

就因爲有數字的指引,
我們才懂得計算逝去的歲月,一年一年,天天夜夜。

。。。。。。。。。。。。。。。。。。。。。。。。

小濟老闆說,
上天讓他平平安安的白活了這些年月,

我想,
仔細看來,自己其實也算是白活的一份子。

不要改變、安於現狀的過日子,
算是白活。

。。。。。。。。。。。。。。。。。。。。。。。。

人生不就該尋找生活上的刺激嗎?

點綴枯燥乏味的千篇一律,
這樣才算活得有樂趣。

。。。。。。。。。。。。。。。。。。。。。。。。

2013年12月26日 星期四

檳城——升旗山之行

星期二早上突然接到家裡一通電話,說二姐突然決定攜帶家眷前來檳城這個彈丸小島,在年終的學校假期結束以前帶三個小孩出來走走。

我聽完以後直冒冷汗,
她們一行五個人,該不會是想來我家過夜吧?

果然星期四一早就聽到二姐在話筒另一端的聲音,說她已經在前來的路上。我那時候剛好在稅務局和銀行有點事,東西辦好以後直奔回家,在樓下等待二姐他們一家人。等了好個二十分鐘,才見到她們家的豐田轎車在我面前停了下來。

一上車,小朋友們立刻齊聲說想去升旗山。
幾張嘴一起騷動,接着一陣“嘩啦嘩啦”。。。
我才充份瞭解這才真的叫做"異口同聲"。

那好吧!
升旗山的新纜車我還沒有乘坐過,就去去看吧!

。。。。。。。。。。。。。。。。。。。。。。。。。

從我那裡乘車去升旗山,需要大約20分鐘的車程。
因為是學校假期,來的人很多,擁擠得很。

我不喜歡人擠人,覺得背脊黏噠噠的,
如果你和我一樣不喜歡這樣子人肉沙包,
可以的話,建議你在淡季才上山。。。


















和舊纜車比起來,
新纜車好像快多了。

行走的時候,車廂外的景物呼嘯而過,掌舵的馬來大叔說纜車的時速平均有30公里,這顯然不是很快的速度,但是能夠一口氣衝上山頂而不必中途換車,的確方便極了。
 













山頂上的氣溫確實比平地來得低,走在太陽底下不會覺得熱。

我自己本身以前曾經陪不少友人上山,對於山上的景物可以說瞭如指掌。
 













不過這一次,我發現山上的小販中心已經大改裝,一共分爲三層,最上面一層的天台也可以說成是觀景台,有三幾老外在那兒拍照。

那裏也有一位大叔在賣紙飛機,兒童都圍着他看。
二姐家的幼女用馬幣2.00買了一個黑色的紙飛機。

我想,單靠這樣子怎麽過活?
也許大叔還有兼差,折紙飛機是業餘的吧!

。。。。。。。。。。。。。。。。。。。。。。。。。。。

二姐家的三名小孩累了不想走,提議大夥兒租個高爾夫球車,問一問一位華人司機,他說乘坐20分鐘需付馬幣30.00,路程祇有4 km,負責載你去“荷蘭”兜風。

我覺得那價錢其實不太值得,可是上了車再怎麽說也不好意思走下來。
小孩子們倒是蠻期待的,搶着坐後座。
二姐夫掏出錢包,坐在司機旁攀談。


















司機每走過一個英式建築物,就放慢速度說:這是誰家的避暑山莊啦!誰是現有的財主啦!它的歷史有上百年啦!什麽什麽的嘰里呱啦一番。我聼了以後卻一點印象也記不起來,反而是那一個在路邊的紅色小郵筒讓我記憶猶新,司機說這郵筒有兩百年歷史,好端端沒事在這個無人煙的山頂安一個兩百年歷史的郵筒是要幹啥?誰要在那裏寄信呀?


















專車在山林小徑的盡頭處往回走,
咦!我這才發現——這裏是以前吊橋入口處所在,
現在吊橋已經被荒廢了,
真可惜。。。

下山的時候也需要排很長的隊。
大人、小孩、老人、婦孺,全部不分性別爭先恐後擠上纜車。





























如果真這麽辛苦,
那又何必大老遠跑來這裡花錢又受罪?

人類果然是矛盾的生物。

。。。。。。。。。。。。。。。。。。。。。。。。。。

2013年12月25日 星期三

矛盾二三事

突然接到職務變動的消息,我想,這是我們老闆也意料不到的事。總公司最高理事突然在見面會時在大家面前說出口,害我頓時反應不過來,只能連聲說:"那太好了。。。謝謝大家!"

不知道前方有着什麼樣的變數,而我自己又不屬於任何派系,看來在這個節骨眼上只能硬着頭皮勇往直前了。

有什麼預兆嗎?

我只覺得擔子變重了,雖然工作範圍還是一樣,唯員工人數還是依舊,想不做死人才怪。接下來的一年半載,在大妹子離去以後,情勢會不會有突如其來的轉變?

一方面擔心,一方面竊笑。
期待又怕受傷害。
這不是矛盾,是什麼?

。。。。。。。。。。。。。。。。。。。。